【本文系康定传媒旗下作家手淫ShowYing作品,版权所有,谢绝转载】
L206,天空之南至BJ,好陌生的列车,不属于谁,过去没乘过,将来也不会再乘… 我喜欢火车,卡擦卡擦作响,拉着长长地尾巴…这源于那个“让心灵(和谐,我怕被屏蔽)去旅行”的tabacco广告,好向往带着一架相机,无论专业与否,坐在靠窗的位子,一路定格心情,哪怕都是散落在地上的斑驳光影,或是倒影在车窗中有些执着和傻气的自己,我会有胡渣吧,和小时候眼中爸爸的一样…或许还会有一本柔软的人造革包边小册子,百来页,翻到哪儿就写在哪儿,潦草,张狂抑或规整,平和,至于会写些什么,不得而知…只是当第一次真正坐在有水蓝色帘子,靠窗的位子,一切又变得那么的陌生,那午后暖色调的背景,却变成了阴郁的夜幕,周围的乘客,或趴,或卧,或用手吃力地拖着下巴,细数旅程的困乏,头探出窗口时除了呼啸着擦身的冷风,别无他物。

明天,我会踏上那列火车吧,背负整整一季的悲伤~或许我会坐在候车室看着天花板,茫然地碎碎念:我还有我;或许会很不听话地越过白线,一步半,轨道边缘,然后会有个穿着铁道制服的家伙朝我一个劲儿吹哨子,紧接着疾步过来用胳膊把我往线内一揽,黑着脸怒哼一声:找死啊!或许我会举着我的行李,咬着牙在满是乘客的过道推搡,迎上一车人的白眼;或许我不会像以前一样第一个冲出车厢,不顾一切一头扎进HZ的晨雾,扎入那蓄积一季的想念;或许这次我会趁全世界都不注意的时候把口中益达粘在车厢上,粘上我的思念返程,还你,再也不许回来…

L206,天空之南至BJ,好陌生的列车,不是牙牙号,过去没乘过,将来也不会再乘…

后记 :最近爸爸一直叨叨着要我回去,有些迫不及待,他说我就是一蛀虫,回家就是扫荡来的,作为棍棒式教育的杰出代表,我一点儿都不怀疑如果再多待几天他会提着菜刀捻我;而妈妈已然跳出尘世多年,专心修炼着她的偶像剧…空了好久的鱼缸里终于来了新住户,他们的属相很特别:反正我没见过,它们属:鱼~隔壁在建的那个小区,开盘价就跟打了鸡血一样。黑了心的开发商和红了眼的WZ人。盖个半坪的房子,脸孔贴着你鼻子?2路车改线了,门前的不长柚子的柚子树结了果实,隔壁家有了新宠——他们的宝贝孙子诞生了,K8396年后取消…遗失的票根,我还能拿什么证明它的存在,证明它是我的牙牙号?

哟?不错哎 订阅小米的RSS Feeds 回去慢慢看^_^